影响深远的人性环境

天又亮了,几十年的天亮让我麻木了,我在想几十年了我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得到,我在世界的几十年,我的世界一片荒芜,推开门还是孤独的寻觅肉身的口粮,周围的环境依然让我失望,我早出晚归,这里住了几十年,几十年的修行种不出一片绿洲,人与人的交往都是相互的,无论条件好坏都是一样,连最好的长...

阅读全文>>

   

很多人在赶集中遇见了爱情

听说,很多未婚的青年男女,都在赶集中遇见了自己的。我们当地人称赶集叫赶场。今天是星期天,我问妈妈要了1块钱零花钱,1块钱在当时可是很大一笔零花钱了!我和村里几个要好的小伙伴一起去赶场,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就来来到了赶场的地方。赶场的地方是附近比较繁华的一个镇中一条很长的马路,场上可...

阅读全文>>

   

那个一直想当个傻子的孩子

昨天西风骤雨下了整整一天,独自坐在屋檐下的长椅上,看着雨丝从屋檐上方拉成了一丝长长的白线,时而粗时而细,就那样一直变化着,有时候甚至被风吹成了一条斜线在风中飘着,清冷的风那样不急不躁的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凉凉的。在下雨天很多人都会觉得睡觉是最合时宜的,可是我却觉得下雨天适合一个人呆...

阅读全文>>

   

我思故我在

一、在我最低俗的时候,我为自己量身定制了一套读书计划,尽管我每天都保持着读书的习惯,但多年过去了,当初笔记本上罗列出一长串书名至今还有四分之一没有读过,不由感叹,人穷极一生光阴的阅读量也只不过是浩瀚书海的冰山一角。书是我的朋友之一。每天与好朋友会晤当然是件幸事。与作者灵魂交流,与...

阅读全文>>

   

怎样,抚平内心的伤口

当婚姻破碎,到了静默的时间,心的痛,在日夜左右着自己,泪水流了很多,很多。谁愿意放弃有说有笑一家人的日子?谁愿意孤苦伶仃地一个人?青丝伴孤灯,这日子怎么过,不敢想 面临婚姻的破碎,巨大的创伤,说,语言已显得很轻,很轻。好像除了流泪,也只有流泪。面临这样的事情:是无奈、是无助、是无...

阅读全文>>

   

再累,也要好好生活

下了一个星期的朦胧小雨,虽然今天没有再下,但依然还是个阴天,只是路上不再湿哒哒的。对于这座城的人来说,这便已经足够了。下班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卖花的阿姨,说实话,那花朵不比花店的差,而且价格也比花店的便宜很多。于是就忍不住买了一束,回到出租屋里迫不及待地把它插在花瓶里,瞬间觉得这一...

阅读全文>>

   

如何在职场吃得开

职场人士,不容易。你需要精明,还不能太聪明;你需要宽容,还不能太放弃自己的利益。所以,行走在职场的江湖有时还真有点难。专业能力。你要拥有过人的实力,如果没有,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提升自己身上,不断精进,让自己的业务能力,不可替代。社交能力。你要和同事客户维持好关系。这关系到你的职场...

阅读全文>>

   

梦醒两行泪

莫提情深女儿,只作两行泪!七月的仲夏,是少年们决战之时;六月的酷暑,是磨炼精神的苦海,就是在那炎热与痛苦中,你出现了!今世的相遇,是前世的过错。许多中提到一见钟情,我从未相信过,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倾心!对一个陌生人愿交与真情,但在初三那个备战中考的时期,我成了别人眼中的,正如那...

阅读全文>>

   

儿子带我抢红包

2021年4月9日。我家九五去广州办事,又离家出走了,我是既安逸又惦记,安逸的是他不在家我清静,惦记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他又是个走到哪都不会把行踪向我汇报的人,我能不惦记吗?要说他也不是一出家门就把我忘到脑后的孩子,这不,走后的第二天他就把我拉到了一个群里。我忙不迭进去一看,是一...

阅读全文>>

   

她说要和我掰扯掰扯

2021年4月10日。樱花盛开时节,北京最热烈的樱花开在玉渊潭公园,那里正在举办第三十二届樱花节。赏花人如潮,那场面连想都不用想,摩肩接踵,看花带看人,花满枝头人满地头。在这样盛大的日子里,刘闺蜜怎肯不前去凑热闹,我又怎肯不跟屁虫似的追随她,她又怎肯不约上他的发小江小白,我俩都把...

阅读全文>>

   

一生追寻为梦船

压一压心中的感觉,再压一压心中的感觉。前面的往里走一走,挤一挤,前面的再往里走一走,后面的、再挤一挤......接下来, 砰 的一声,这声音沉重而有力,让我联想到公交车的关门声。从这个目的地出发到下一个目的地,也许中途车会停,但你不能下车。就算你选择在中途下车,不是你的目的地,就...

阅读全文>>

   

请你相信,总有一人,懂你悲欢,知你冷暖

你有社交恐惧症,害怕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喜欢参加聚会,也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过多的交流,所以总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你有外向孤独症,善于交际,对待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方式,却总是找不到一个真正可以诉说心事的人,在人前总是嘻嘻哈哈,却在安静的夜里,想起一天之内...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