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下午,有不少心事

有无奈在心间,有辜负在心间。有对人的不舍,有迷失与气类。有放纵自己的虚度,有惹气的昨日。有平淡无奇的每一天,有太多不甘。有浪费时间的每一天。年少时也曾豪言壮语,而如今皆是秋凉。年少时那些点点滴滴,在深夜里响起。辜负时间,辜负自己。也曾要有所改变,又不了了之。这错的明白,又一塌糊涂...

阅读全文>>

   

勇敢or坚强

燥热的夏天,难免让人无精打采、无心工作。手指滑动间,突然一句话,让我眼前一亮, 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 想到自己的经历,我若有所思,来到兰州已经109天,自己的选择真的对吗?是否真的有为自己的离开在默默努力?不可否认,我的离开是对的,但是,在这个舒适圈里,缺少了奋斗的姿态,努力...

阅读全文>>

   

忙忙碌碌,温馨家访

2021年7月19号,接近三下乡尾声了 千万不舍之情啊!今天早上都是表演彩排,主要是为了明天晚上的文艺晚会圆满完成。上午的课程结束后,我们进行了家访。家访,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作为联系家庭与校园的一条纽带,它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家访,说到底是校园与家庭共同教育好孩子...

阅读全文>>

   

杏坛”三下乡:学武术,传武德,强体魄

少年强则国强 ,为了促进武术运动的发展,提高学生身体素质,岭南师范学院杏坛调研社会实践队在茂名高州市坑垌村社工站开展以 学武术,传武德 为主题的武术课。窗外夏日炎炎,窗内课堂学生们留着汗水练习武术,内心却如沐春风。 多彩童年 公益夏令营积极推进传统武术进校园,开设武术课程共14堂...

阅读全文>>

   

仟亿级产业园

近段时间,我看到园区里大兴土木,作为 杏乡 人民为之感到高兴,在我们这样一个偏僻边穷的地方,竟然有这么个仟亿级产业园,并且惊动了内地各大城市。仟亿级产业园,据报载,落地新疆伊宁县,先不论这个仟亿级产业园能如何造就 杏乡 功德,也无论这样的产业园能为 杏乡 人民带来多大的贡献,有惊...

阅读全文>>

   

“恒夏”社会实践队——爱心支教,绽放责任之光

由于疫情的影响,我们学校 三下乡 队伍的支教活动由现场支教改为了线上支教。我们的队伍 恒夏 社会实践队也积极参与了这次的线上支教活动。爱心支教,绽放的是我们青年人对社会的责任之光。爱心支教,能为需要辅导的学生解惑;爱心支教,能让被辅导的学生在假期仍能学到知识;爱心支教,也能让我们...

阅读全文>>

   

“恒夏”社会实践队——抗疫有我,勇担使命

中国的疫情到现在为止,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本土病例已经是少之又少,这充分展示了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大国的伟大担当。在疫情还没完全远离我们的这个关头,岭南师范学院机电工程学院三下乡小分队 恒夏 抗疫志愿队成员在广东省多个地区开展志愿活动,为祖国、为社会尽一份力量。积极参加社会志愿活动...

阅读全文>>

   

坚持努力,继续前行

7月20日是我们 寻光 社会实践队支教的第十天了。我们仍然奋战着,认真完成线上支教。我们支教的对象虽然都是农村的孩子,但是我们都相信只要我们努力努力再努力地去学习,就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也许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来说,读书是最简单有效的一条路。不想认命,就...

阅读全文>>

   

“寻光”编织梦想

2021年7月20日, 寻光 社会实践队进行最后一天的线上支教活动,此后线上支教活动就要告一段落了。这天,支教组成员并没有继续讲新的书本知识,而是给学生们接触一些课外的知识,开展化学小知识的线上课程。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化学即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一门课程,毕竟化学是初三学生才开始接触...

阅读全文>>

   

坚持写下去

写,对我而言,已经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了!从06年有了自己的号,那个时候就会去写一些,然后高中,尤其是大学,会写一些比较含蓄的,隐藏自己最真实的内心活动。我记得,高中毕业等高考分数那段时间,我准备了一个专用的本子,就像写作文一样,一笔一画记录下自己最真实内心感受,只是很含蓄,然后会...

阅读全文>>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有人25岁还单身,有人30岁还单身,而有的人,一辈子单身,他不止单在父母家人的眼光里,不止单在朋友圈,他单在那段孤寂也芬芳的时光,他守着自己的,管他别人诟病或传颂,时间终将透射到他的内心,让人看见他心里装着的她,完美无瑕。所以单身到最后会妥协吗?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先从为什么单身...

阅读全文>>

   

那些年少时的红颜

群,与我同村,比我小一两岁吧。这是一个没有办法不喜欢的女孩,一头乌黑的秀发,浅浅的酒窝,看上去既健康又充满活力。看她一眼,就像碰到了一株令人怜惜的罂粟,想揽过来好好地爱着,却又不敢。尽管她的父亲在公社供销社工作,让她比我们人高一等,但她待人如春天般亲和,如夏天般阳光,一句话一挥手...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