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所有拥有自己情感的每一个人

她在回家洗衣,途中给我发来信息,问我是否回家吃饭。我说,不用了,之前方吃,还不饿。她说,好吧,我忙完就过去找你。此时正是下午的5点半,我正在办公室一个人闲哉着,坐在办公椅上左转右转的。几时都是日复一日过着,我实在是闲得总要不停和我的文字打着交道,主要生意不忙,这段时期正是消费的低...

阅读全文>>

   

感动故事

一天男主骑车到他读书的地方玩突然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显示陌生号码男主接了电话问到喂您找哪位?女主的闺蜜说你好你是阿黄吗?男主说我是啊!怎么了?女主的闺蜜说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赶紧过来到中明医院来赵静快不行了男主着急的说她怎么了?女主的闺蜜哭着说今天她喝了两瓶酒骑车出车祸了,现在还在抢...

阅读全文>>

   

细雨菱湖

顺着公园的石子路,被远处垂钓的老人吸引了,湖面不时被雨点参差着,鱼儿不时探一下头,冲破湖面,又轻轻地没入水中,只缓缓泛起涟漪。春雨有一种极致,它能于朦朦中挥斥一幅清雅的画图,不论是树、花、湖还是亭,甚至路边的小草,跑动的小畜,或者是突地凌空而起的雀。雨,愈来愈稀,好像凝作了烟云,...

阅读全文>>

   

逡巡安庆

她甚至不敢瞧望这一路的参差,不管是美丽或是丑靥。似乎她都来不及携及,不知道赶往的是什么,是久违的心悸?还是无声的应诺。只是一味的赶,一味地奔往,而就在奔与赶中,看见了几缕新绿:恍若游龙般的车群,于其间,真若 不知我为蝶乎,蝶为我乎? 大车若荦荦君子,旁若无人,奔腾而过;小车仗着体...

阅读全文>>

   

人生每一次登场都值得认真以待

有无数的经历、当下和正在。每一次面对,就是生命的应战。每一次亮相,就是一次登场。(1)出场、亮相、登场时光分分秒秒流逝,每一段时光亦是经历,每一次经历都是现场直播。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关注着现实剧情的发展,默默地等待着出场。为自己的登场忙碌着。暗自排练,静静...

阅读全文>>

   

十里桃林

近日,我寻得闲暇,看了几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连续剧,看完以后,不免生人情冷暖看叹,对剧中人的爱恨情愁唏嘘不已。人世间,可以生生世世,在这个社会,不得其愿,也可净得其身,以洗其志,犹如无铅染桃花,天从自然,悉数盛开,不厌其华,只待花开,有此意境,是与这个社会是分不开,当生逢盛...

阅读全文>>

   

惊鸿抽象了星空,唯美跳动了印象

印象开窍,一城美了风云,时光妖娆却春天收海复读,那路盛夏早已萌芽许久,只待红了芳龄。世界卷在抽象试镜,跳动了文艺,那星空还了朝暮,一片诗意栖息,那窈窕早就暗许万物,只等明天妆了陌上。惊动了现实相伴向左向右的风筝,悸动了理想相约千姿百态的的黎明。我等春风绕耳掳获青春,我待秋季缠香舞...

阅读全文>>

   

青龙山

甘肃永登县城东翼的青龙山,纵横东西匍匐于东关镇市区中央,扼守河西走廊东大门,古代的明长城曾绕过山腰,在此还可以寻觅到历史的遗迹。此山不高,但名声很响,是永登乃至河西走廊东域地带的道教名山,正所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盛夏的七月约朋友携夫人一行四人驱车再穿河西走廊,去听古老悠扬的...

阅读全文>>

   

在最美的夏天,遇见最好的你

在夏夜的星空下静静地遐想,伴着朦胧的月色,走进甜蜜的梦里,在璀璨的星河中遨游,独自寻找你留下来的足迹,那一刻,我的心开始变得躁动不安,你住在了我的心底,我却一直追随着你的脚步,你落在了我所在的星空,我却想要不顾一切地奔向你。浪漫的夏夜,总是适合遐想美好的未来,而我对未来的规划中,...

阅读全文>>

   

去龙潭会仙子

我来到千峰之外,在乌合之山集结。我们要去龙潭取津,那是百花仙子的故乡。我们要远途跋涉,我一路向前冲,我跑得最快。历经千辛万难,经过五大部洲,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里是令人陶醉的万顷碧波。百花仙子正在采桑。她步态轻盈,像白色的丝带穿梭飘逸,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前,时而后退,时...

阅读全文>>

   

“登塔”社会实践队:薄如蝉翼透晶莹,美味经济又养生

广州肠粉始于唐朝,源于泷州。因为是唐朝泷州龙龛道场一名叫惠积的佛家人无意发明,所以又叫惠积糍、龙龛糍。广州肠粉是广州茶楼、酒家早茶夜市的必备之品,同时也是很多市民早餐的必选之品。布拉肠粉是将米浆置于布上蒸成,又叫布拉蒸肠粉,亦称拉粉、卷粉、 肠粉。以往经常由流动小贩在街角出售斋肠...

阅读全文>>

   

“登塔”社会实践队:热气腾腾腊味香暖暖肠胃煲仔饭

煲仔饭源自广东,也称瓦煲饭,是以砂锅作为作为器皿煮米饭,而广东称砂锅为煲仔,故称煲仔饭。是广东省广州市的一道特色名菜。煲仔饭的传统品种主要有豆豉排骨饭、腊味饭、滑鸡饭、黄鳝饭、田鸡饭、咸鱼香肉饭等,正宗的要用丝苗香米,取其坚实细密晶莹,口感好、滋味浓又易被汤汁浸烂。煲仔饭的历史,...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